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第二十五口棺材

[复制链接]

788

主题

788

帖子

242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26
发表于 2019-2-9 10: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五口棺材
      
   
    太阳很猛烈的撒在地上,滚滚的热浪充斥着整个村子。
    但太阳再猛,热浪在大,也影响不到那个黑色的小屋。黑色的屋檐,黑色的墙壁,黑色的大门,整个小屋都是黑色的,墙壁平整,甚至没有窗子。小屋其实不算是小屋,因为它只有一个房间。如果说这个建筑是屋,那它就显得很小,如果说这个建筑是房间,那它却显得很大。这个一个小屋,又是一个大房间。
    外面很热很热,但如果你推开小屋的门,看到里面的东西,就会发现自己会很快凉下来。那不是身体的凉,而是心凉。
    因为小屋的里面,整整齐齐的排放着一列列棺材。每个棺材上点着一个蜡烛,放着一叠纸钱,阴风吹过,烛光晃动,纸钱飘飘而下,落在地上,不发出一点声响,偶尔,可能会有不知名的小虫,突然从棺材上跳到你的身上。看到这些,你还能感觉热吗?
    能!宫老头就能感觉热。宫老头是整个村子的守尸人,他已经六十岁了,守了四十多年的尸体。这个村子有个奇怪的规定,就是人死了之后必须装在棺材里,抬到小屋放上七天,然后才可以下葬。
    现在,宫老头正坐在小屋里,他一手抚摩着越来越长的胡子,另一手的食指在空中不停的点顿,正眯着眼睛数着棺材。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奇怪嗜好。天气很热,只有在这小屋中才能感觉到一丝凉意,宫老头经常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而自豪。
    一,二,三……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宫老头的手指突然停留在半空中,本来凉飕飕背部,突然变的燥热,汗水,顺着额头轻轻往下滑着。
    渐渐的,宫老头的手开始颤抖,不停的颤抖。他明白,每个棺材搬进小屋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治疗白癜风最好的专家因为只有他才有小屋的钥匙,他记得很清楚,到昨天为止,这次经他手的棺材有二十四口,而现在,小屋里居然有二十五口棺材!那就是说凭空多了一口!
      
    良久,宫老头轻咳了一声,壮着胆子走进那一列列的棺材前,他近距离接触棺材已经有四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他走到第一口棺材前,把上面的蜡烛跟纸钱轻轻的放到一边,然后两手放在棺材盖的两边,深深的吸了口气,毅然把棺材盖打开,一阵恶心的臭味从里面钻了出来,宫老头望着那张已经微微腐烂的脸,胃一阵蠕动,嘴巴一张,差点就吐了出来,忙把棺材盖合上,轻揉着胸口,冷静了一下。
    然后,他又如法炮制的打开了第二口,第三口……一直到第二十四口!里面全都是死尸,或者已经开始腐烂,或者脸色铁青,或者双目紧闭,或者两眼直瞪。死了!宫老头确信那些人已经全都死了。那么,只剩下那最后一口了。他的眼睛转到墙角的那口棺材上,一口很普通的棺材。第二十五口棺材!
      
    宫老头眯着眼睛,歪着头,有点紧张的看着那口棺材。
    如果不仔细看,这口棺材和周围的棺材好象并没有什么区别。可宫老头仔细看了,甚至仔细的有点过分。所以他有点惊恐的看到,棺材上的漆并不是一色的,而是深浅不一。
    照理说,一个棺材上漆是一次性的,那怎么会出现同一个棺材上的颜色有所不同呢?
    宫老头颤抖的手按在棺材上,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着,本来很容易打开的棺材盖,此时仿佛有着千斤般的重量,他慢慢,慢慢的把棺材盖掀起,渐渐的,一道黑色神秘的缝隙出现在棺材跟棺材盖之间,宫老头的心几乎都到了嗓子口。
    猛然之间,突然响起很大一声呼喊:“爹!”
    “啪”的一下,棺材盖从宫老头手中掉在棺材上,又合了起来,宫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看着那棺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这个时候,那声音又一次响起:“爹,你在哪啊?”
    宫老头这才听清是他的儿子宫山在叫自己。宫山还没死,所以这声音当然不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宫老头暗骂了自己几句胆小鬼,然后门口,一把把大门打开。一缕有点刺眼的眼光猛的射进这个烛光摇曳的小屋。
    宫山额头冒汗的站在门口,正往里张望着。
    宫老头有点恼怒刚才宫山吓着了他,一巴掌拍在宫山头上,道:“臭小子,叫那么大声干嘛?”
    宫山有点委屈的摸了摸脑袋,眼角却往小屋里探了探,道:“爹,你在里面干什么啊?”
    宫老头嘴唇一抖动,道:“老子干什么用得着告诉儿子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宫山听了,眼中流露出一股恐惧的神色,有点颤抖道:“又……又死人了!”
      
    又死人了!这已经是这个月死的第二十五个人了!
    宫老头坐在小屋里。屋外的太阳已经落到了西面的山头,仿佛随时会一个趔趄摔下山去。本来已经够黑的小屋显得越发黑暗了。
    虽然小屋的外面都是黑黑的,但小屋里面却并不是黑,当然也不是亮。二十五个蜡烛点在二十六口棺材上,显得很是诡异。
    本来那多余的棺材是第二十五口,但现在,已经变为第二十六口了。
    但不管是第二十五口还是第二十六口,它都是多余的。
    是多余的吗?还是本来就应该有的?
      
    宫老头那凸满青筋的手又一次放在了这个棺材盖上,这一次,他的心有点平静。
    自己看了四十多年的尸体,难道还会怕?他不禁觉得白天的担心有点可笑。
    棺材盖呼的一下在宫老头的手上与棺材分离。
    “啊!”这次的呼喊不是来自门外,也不是来自棺材里,而是来自宫老头张大的嘴巴。他惊恐的眼珠直直的盯着那棺材里面,豆大的汗珠从鼻子上轻轻而又缓慢的落了下来,滴进了已经没有棺材盖的棺材里,那棺材里,放着一只手,一只干枯的手!宫老头的那声惊呼不是为这只手所发,而是为这手的无名指上那只戒指所发!
    戒指。圆圆的戒指。深深的抠在那早已干枯的肉中,在周围的烛光下,闪着微微的光芒,象一只眼睛一样盯着宫老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宫老头有点语无伦次道。
    这本来是一只很普通的戒指,可在宫老头眼中,它比最怪异的戒指还怪异,不但怪异,还很熟悉。
      
    “咚!”这一突兀而沉闷的声音在小屋中突然响起,把宫老头从惊恐中拉回到现实。
    “咚咚!”响声又一次降临在宫老头的耳畔。宫老头猛然倒退几步,骇然望着这个棺材,他不明白声音到底从哪发出来的。
    难道是她?宫老头想。不!决不会是她!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啊!
    “咚咚……”这次是连续好几声的响,宫老头终于发现那响声来自今天白天刚送来的那口棺材里。
    难道……难道是尸变?宫老头心里稍微感觉好点。他受了那么多年尸,知道有些人死后不久,会有尸变的现象。
    可尸变怎么会产生那春季白癜风注意事项么大的响声呢?仿佛是某个人在棺材里敲打一样。宫老头的头皮一阵发麻,刚放松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
    正当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把那新送来的棺材也打开的时候,那棺材居然在空地上跳动了一下,还没等宫老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呯”的一声,棺材盖掉在地上,一张熟悉而又苍白的脸孔出现在宫老头面前。
    “是你?!”宫老头一声尖叫,晕倒在地上。
      
    夜风偷偷钻进门缝,在小屋里肆虐着。烛光不停的在风中摇晃,大滴大滴融化了的蜡烛油在棺材上流淌着。四十年来,每次蜡烛快烧到了尽头,宫老头都会换上新的蜡烛。而这一晚,蜡烛快燃尽,宫老头却仍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身影,一个修长的身影在棺材之间慢慢穿过。所到之处,即将燃尽的蜡烛都被换成了新的蜡烛。蜡烛已变,烛光仍旧。
      
    宫老头慢慢苏醒过来,他有点沉重的抬了抬脑袋,手突然摸到边上一个硬硬的东西,冷的让他感到心寒。他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棺材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棺材盖并没有盖上,宫老头坐了起来,周围棺材上的蜡烛都已经换上了新的,所有的棺材都安静的躺在边上。
    那张脸呢?宫老头突然想到那张让他晕过去的脸,头皮又是一阵发麻。他转动身子,想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感觉脚上怪怪的,定睛一看,一声尖叫。
    手,又是那只手,那只戴着戒指的手。干枯的手正紧紧的抓着宫老头的脚裸,尖利的指甲仿佛已经穿过了他的裤子,触摸在他的皮肤上,宫老头快疯了,他使劲的甩动着脚,拼命挣扎,想把那手给弄掉,整个棺材都剧烈摇动起来,终于,呯的一下,棺材倒在了地上。宫老头连滚带爬的从棺材里出来,用另一只脚使劲蹬着那只手,那只让他恐惧的手。
    喀嚓一下,那只手居然被宫老头给蹬断了,宫老头手用力撑在地上,后退了几下,离那断手远了点。
    一个声音忽然在小屋里响起:“你蹬断了我的手又怎么样?你能蹬断你内心的恐惧吗?”
    宫老头惊恐的四处张望着,发现那声音是从刚送来的棺材里传出来的。不禁叫了一声:“你是人还是鬼?”
    那个声音一阵冷笑,道:“怎么?二十年过去了,你连我的声音都不认识了?”
    宫老头大骇道:“是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那人道:“我是死了,我当然死了,你在我茶碗里放了那么多砒霜,我能活着吗?”
    北京中科皮肤病医院宫老头大声叫道:“不是我下的!不是我!”
    那人又冷笑了,道:“你跟我的妹妹通奸,被我发现,所以就下毒杀了我,还不敢承认?”
    宫老头突然道:“你……你不是……”猛然之间发觉喉咙发痒,居然说不出话来了!不由用手使劲抓着自己的脖子。
    啪的一下,那棺材打开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爬了出来,她冷笑着走到宫老头跟前,蹲下来,眼神有点迷离的看着他,道:“岁月不饶人啊,二十年过去了,你也老了!”
    宫老头瞪大了眼睛,手指颤抖的指着她,嘴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女人轻轻把他的手指按下,温柔道:“你还记得这里吗?这里是我们偷情的地方,每个棺材上都留下我们的踪迹。可惜被我姐姐发现了,我不怪她。我怪你,你太懦弱太不是男人了,你只会逃避!如果那个时候你果断点,姐姐也不会死了!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害死了姐姐后,居然还抛弃了我!是你良心感到不安吗?那你害死姐姐的时候为什么没那感觉呢?”
    宫老头手使劲在喉咙上抓着。女人笑了,道:“很难受吧?想知道是谁下的毒吗?”她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小屋门口,猛的打开门,拉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宫老头惊讶的看着那个人,居然是宫山!
    “这是我们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呢?”女人柔情的望着宫山,问。
    宫山蹲到了宫老头面前,眼神有点狠毒道:“你曾经抛弃了我们母子,而现在,轮到我们来抛弃你了!”
    女人的手在宫老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拂过,轻声道:“你知道二十年来我是如何度过的吗?其实我一直都躲在这个小屋里,你在的时候,我躲在棺材里,等你回去休息了,我才能出来透透气。刚开始的时候,我饿了就吃死人肉,渴了就喝死人血,后来,我儿子总算长大了,我告诉他了真相,他偷偷的给我送饭,我才能吃的上人吃的东西。”
    宫老头有点恐惧的看着这个女人,嘴巴张的大大的,他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居然跟死尸在一起二十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2-22 05:12 , Processed in 5.444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