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吃了一只芦花鸡

[复制链接]

673

主题

673

帖子

207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73
发表于 2019-2-9 06: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吃了一只芦花鸡
      
   
    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把早春的气息刮得无影无踪。刚刚为局长写完“一帮一扶贫结硕果”汇报材料的体育局办公室主任温立德,一走出办公楼立刻就感受到北风带来的寒意,他下意识地裹紧衣裳、缩着脖子、弓着腰,慢慢地向家中走去。
    不一会,雪花夹着雪籽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温立德抬头看了看天后骂道:“真是个鬼天气,二月二不见龙抬头,却在下雪籽”。他不禁加快了脚步。当他走进家门时,头上身上已遍是雪花。妻子一边递过毛巾一边说:“刚才,你帮扶的那个贫困户打来电话,我说你不在家,他说等一会再打过来”。
    “他说么事,么冇打我的手了?”温立德边掸身上的雪边问。
    “他说打了你的手机,你关了机”。温立德挂上毛巾,掏出手机一看,“啊,电池完了”。停顿了一会后,温立德又有些北京哪个看白癜风的医院好激愤地说:“真是瞎搞,把这样住楼房、看彩电、用电话的人也说成是贫困户,让人帮扶”。
    “那肯定是有背景的,不是干部的亲友,就是大头社员”。妻子接过话头说道。“不过,这样的贫困户还要好扶一些,你只需一年去两次,按市的规定送点钱就行了。要是那吃了上顿愁下顿,过了今天想明天的贫困户,我看你是么样扶得起来?”妻子又转过话题。
    “那样的人要本分、纯朴一些,你给他一点好处,他就会感激不尽。我包的这个罗布良有些奸猾、无赖,屁大个事就找你,象个蚂蟥一样沾着你。去年一年就来了几次,一会说猪死了、一会说鸡发瘟、一会又是抗旱冇得钱,每一次都要讨点什么。动不动就说市里有规定,贫困户不脱贫包扶干部不脱钩。把人搞得烦死了。这回不晓得他打么鬼主意?”正在说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温立德抓起话筒,电话中便传来罗布良的声音:“温主任,你好哇,好长时间冇见到你,很有些想念啦”。
    “我也一样啦”。温立德淡淡地说。
    “本来月半里的时候打算上来给你拜个年,想到你好忙,怕给你添麻烦,所以一直拖着冇上来。现在年过月尽,想请你来散散心、赏赏春。你还记得我家的那只大芦花鸡不?”
    “是你介绍的一天能生两只蛋的芦花鸡?”
    “就是的”。
    “那记得”北京中科专注治疗白癜风
    “这只鸡去年几次想杀,又有些舍不得,想留着多生几个蛋,过年的时候也舍不得杀,你再来我就杀了炖汤”。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不用这么客气”。
    “冇得其他的事,就是我那上大学的第二个儿子走的时候把家里的一点积蓄全部都拿走了,现在开了春,马上就要买种子、化肥,你能不能够帮忙我搞点优质品种和化肥?”
    “那我想想办法再说吧”。温立德有些不耐烦。
    “听说你们局是市的扶贫先进单位?”罗布良问道。
    “还冇最后定,你是听哪个说的”。
    “不是山中人,也知山中事,这么大的喜事我怎么就不能晓得?”说完罗布良放下了电话。
    “这个罗布良,简直是个无赖!”温立德重重地压下话筒,气冲冲地说。
    “他又想要么事?”妻子关切地问道。
    “要钱不要脸!”罗布良说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那你打算么办?”妻子又问道。
    “么办?明天跟边局长汇报一下,争取把边局长拉到一路去看一下。”
    这一夜,温立德在床上烙了一夜煎饼。第二天上班后,便把情况向局长汇报了。
    “市里的表彰大会还冇开,这个时候莫让他给我们捅出什么漏子来了”。边局长坐在高大的老板椅上轻轻地说道。
    “那该怎么办呢?”温立德问。
    “这样吧,今天是星期四,要不下个星期一我跟你一起下去一趟,给他带五十斤谷种、两包化肥。他不是说他家还有一只芦花鸡吗?看他真杀还是假杀。
    在期望和等待中星期一到了。一大早,太阳就透过厚厚的云层把温暖洒向大地,街头行道树上的叶片慢慢地舒展开来,人们因雨雪带来的郁闷的心情也变得爽朗起来。
    吃罢早饭,温立德就和小车司机一道开着车买好谷种、化肥,又到边局长家接上局长后,就直奔河铺镇石岭村。当帕萨特轿车一身泥水地停在罗布良家门口的稻场上时,罗布良正和几个人围坐在麻将桌上。
    下车后,温立德就和司机抬着一包化肥跟在边局长的身后走进了罗布良的家门。见到温立德等人,罗布良赶忙站起来,两只手分别拉着边局长和温立德的手热情得有些夸张地说:“真是担当不起,么不打声招呼就来了?”随后又回过头对还坐在麻将桌上的几个人说:“我家来了贵客,今天就不能奉陪了”。
    众人纷纷散去之后,罗布良连忙搬桌子、摆椅子。温立德和司机又将第二包化肥和谷种抬进了屋。然后在毛巾上擦擦手后才坐下。“听说你今年春耕有些困难,边局长非常关心,要求我一定要帮忙解决好这个问题,今天一早又和我们一起买来谷种和化肥专程跟你送来”。
    温立德刚刚说完,罗布良就连声地说:“冇想到我随口说的一句话,就惊动了边局长,真是过意不去。你们今天一定要在这里痛痛快快地玩一天,想打麻将就打麻将、想钓鱼就钓鱼,我湾门口塘的鲫鱼好钓。中午就炖鸡汤喝”。
    “那就钓鱼吧”。边局长说。
    “好,那我去把我媳妇喊回来,让她先烧点水”。说完罗布良就走出门去。司机连忙起身从小车后备箱中拿出钓鱼的全部行头忙碌起来。
    “这就是体育局的边局长”。还在边局长他们忙碌时,和妻子一起走进家门的罗布良向妻子介绍,他妻子有些拘谨地点了点头后就一头钻进厨房。
    “要不要挖点蚯蚓?我湾的蚯蚓钓鲫鱼特效”。随后罗布良问道。
    “要是这样,那就挖一点”。边局长回答。
    罗布良和温立德扛着锄头就来到村后的一块空地上,短短的一会就挖了一小瓶红蚯中科公益抗白蚓。
    一切准备就停当后,边局长、温立德和司机就手持钓鱼杆散坐在塘埂上。
    待边局长等人进入角色后,罗布良就回到家中,对妻子说:“把那只芦花鸡唤回来杀了”。
    “这只鸡是家里的盐罐子,我舍不得”。
    “真是妇人见识,一只鸡算什么?杀得他们吃了吃不了亏的”。
    “他们把鸡一吃就拍了屁股走路,你还想占几大的赢?”
    “你懂个么事?市里规定,干部包扶一包三年,这已经是最后的一年,马上就要脱钩,你不打点食,他要脱钩你怎么挂得住?”
    “你百事懂,一年到头就算计这算计那,又冇看到你占了好大的个便宜”。
    “莫多说,快去把鸡唤进来”。说完罗布良就提着开水瓶来到塘埂上,给边局长、温立德和司机每人续了一回水后,就回到家中帮妻子烧火去了。
    整整一个上午,除了司机钓到两条小鲫鱼外,边局长和温立德连个浮子都没有眨一下。
    一直到十二点多钟,有些沮丧的温立德感到身上有些发燥,他解开衣扣后,看到边局长已坐在一棵大枫树下静静地吸着烟。他收起钓杆,也来到树下,刚要落坐,罗布良就来了。
    “尽管天气晴了,温度还不是很高,鱼可能还冇开口”。
    “是不好钓”温立德回答。
    “那就回去吃饭”。罗布良说道。
    一走进屋中,桌子上土罐中黄湛湛的鸡汤就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那满桌色彩鲜艳的农家菜叫人眼花缭乱。
    在一阵谦让后,大家分宾主坐定。“不知边局长喝点什么酒?”
    “不喝酒”。
    “无粪莫种麦、无酒莫请客,不喝点酒哪行,要不就喝点我们农村自己煮的土酒?”
    “那就少喝一点”。边局长白癜风可以治愈吗松了口。
    “农村条件太差,冇得么事好招待,就是自种自养的一些土货,但是绝对冇得污染,请大家莫客气”。罗布良倒完酒就拿起筷子劝道。
    “就这样围着桌子边吃边聊,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罐鸡汤几乎是一滴不剩。边局长、温立德这才满脸红润、打着酒嗝地退下桌子。
    “饭也吃好了、酒也喝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感谢老罗的盛情款待,我们回去了”。边局长客气地说道。
    “还不到三点钟,早得很,坐下喝点茶再走”。罗布良也客气地挽留着。
    “边局长今天本来有好多事,来不了的,听说你的困难后特地来看你,现在还要赶回去处理一些事”。温立德连忙劝止。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了,再有功夫随时下来玩”。
    “好,欢迎你到我们局去做客”。已坐进小车的边局长向罗布良发出邀请。
    “有机会我一定去”。罗布良爽快地答应着。
    等待中的日子总是显得很慢,从石岭村回来后的十多天,市里召开了扶贫工作总结会,体育局获得了“扶贫先进单位”的奖牌,边局长还在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
    总结会后的第二天上午,边局长把温立德召进办公室,刚一落座就扔过他一条软“中华”的香烟后说:“这次典型发言材料写得很好,有观点、有事例、有细节。市委伍书记说很感人,要求我们写成通讯向外投一下,扩大影响,你就再吃点苦弄一下”。
    “我吃点苦算不了么事,就怕外面人头不熟,别人不登。要不和宣传部新闻科的罗科长联系一下,请他给我们写出去,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那也可以,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以搞好为原则”。
    正当二人进一步商议的时候,边局长的手机骤然响起,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显示屏上的号码自语道:“纪委的姚书记找我有么事?”惶惑中,他按下接听键,“市委伍书记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是刚刚收到一封举报信,说你局以扶贫为名,到贫困户的承包塘中钓鱼,还要人家杀鸡炖汤。他让我们调查处理,还要把处理结果通报给举报人,最好你们先写一个事情经过,写详细一点送过来”。手机那端姚书记一口气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他妈的,罗布良真不是个好东西!”放下手机后,边局长恨恨地骂道。
    “是什么事,你怄得这样狠?”温立德问道。
    边局长把姚书记电话的内容说了一遍。
    “我早知道他不是个善头,冇想到他还有这一手,我们应该怎么办?”温立德问道。
    “么办?一是赶快把那天的事情写个说明送过去,二是你现在就到罗布良家中去一下,他无非是想要点什么,只要不太过份你就答应他,让他重新写一个证明。但是,一定慎重,不要再留什么把柄在他手里。我再找一下伍书记。”
    “真是光棍好惹,痞子难缠。简直是个无赖”。温立德边说边站起身来。
    “再莫多说,快去快回”。边局长催促道。
    温立德一脸郁色地走出局长办公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2-22 05:17 , Processed in 8.938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